“太阳花学运”卷土重来?民进党已经提前进入在野状态了吗?

2018年12月20日 14:34:00来源:中国台湾网

  台湾包袱铺,民进党又玩老套路!四年前,轰轰烈烈的“太阳花运动”将民进党扶上了台,2年后蔡英文当局的施政表现,已经让当时曾支持过这项运动的台湾人追悔莫及;没想到,前两天,“太阳花学运”又重来了一次!

  

  事发12月18日晚间。前台当局“行政院长”江宜桦赴台大演讲。7点开场,7点25分,正在演讲台上的江宜桦被一波横冲进来的“抗议学生”团团围住。

  这些抗议者情绪激动,高呼“不要脸!”,将江宜桦围在中间,不许他说话,不许他在黑板上写字,不许他留在讲台,又不许他走!看一下当时的混乱画面:

  

  

  

  那这伙人为什么来闹事呢?给出的理由是因为江宜桦在四年前的“太阳花学运”中曾下令让警察阻止抗议人士进入“行政院”,导致现场出现流血事件,并给江宜桦扣上了“杀人院长”的大帽子。

  

  听到这个陈抗理由,你是不是一脸懵逼。你抗议就抗议,直接冲撞“行政院”算怎么回事?冲撞完了,算你没罪还不行,还要把当初命令执勤警察阻挡你的人,抓出来算账?这不就是地痞流氓的作风吗?

  

  但有意思的地方就在这里,对于这么一件简单的“流氓事件”,岛内竟然出现了三种声音。

  1.一种来自广大舆论、媒体、民众和大部分政治人物:批判!

  2.一种来自民进党:出发点是好的,但方法有点粗暴;

  3.一种来自黄国昌:干得漂亮!

  虽然撩叔实在不屑,但还是在这里简述下黄国昌的道理。他认为,这群学生非常有勇气,敢挑战权威。

  

  这番言论遭到岛内资深媒体人轮番打脸,打脸的方式和表述花样百出,撩叔为大家归纳一下主要的论点:

  首先,黄国昌说“这群学生”,这儿就不对,因为这伙闹事儿的人可不都是学生,更不是普通的学生。

  媒体人赵少康在节目中表达了很多人的一个困惑。来闹事的人号称是“太阳花学运”的学生,拜托,“太阳花”发生在四年前,就算你当时是大一新生,也该毕业了吧?

  

  

  随着台媒的关注,事件细节也被不断扒出,原来这伙人里还有早已休学的“学生”。台大政治系学生爆料,这场抗议是“精密设计、动员的”,“亲眼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走过,抗议完了、成功博得版面,带着笑容离场”。

  台媒起底,前去闹场的带头者正是曾发表多次“反管”(反对管中闵出任台大校长)立场的台大学代会议长周安履。周安履被爆曾担任此次民进党台北市长参选人姚文智的写手,“身份等同于职业学生,显示民进党力量进入校园”。

  

  另外一个抗议学生头目被爆名叫游腾杰,此前曾因反对课纲微调第一个冲进台湾“教育部”泼漆,今年从嘉南药理大学休学。

  说好听点,得叫“社会闲散人士”,说不好听点,就是“盲流子”。

  

  第二,黄国昌说这帮人“非常有勇气”,打住!什么是勇气?台媒体人表示,有勇气就要等江宜桦演讲完,再提出自己的质疑和抗议,进行理性的辩论;而不是仗着人多,限制别人言论和行动。

  有勇气,事后就应该勇于承担,而到目前为止,这个闹剧的“带头大哥”还没有出来认账。

  对于黄国昌这个人,绿营媒体人都嗤之以鼻。

  

  第三,黄国昌说这帮人敢于反抗威权。媒体人更直言,卸任的官员算什么威权,还没有你黄国昌一个“立委”有威权!

  

  

  

  在驳斥黄国昌的过程中,相信大家也基本看明白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。那么退一万步的讲,假如这些人都是学生,又恰好都是台大的学生,那么,他们能代表台湾学生的意见吗?哪怕是台大学生的意见?答案是不能!

  

  台媒调查发现,已经经历30多次选举的台大学生会,其实只有前两届会长当选人超过3000票。随着系所不断扩编,台大学生已经超过32000人,会长得票数字却没有增加。

  2014年5月,刚成为名人的学运领袖林飞帆、陈为廷,积极替学弟妹助选。在太阳花热潮之下,投票数比前一年高了45%,但也只有3230张,仍仅“学生选民数”一成。

  其他学校的情况也差不多:去年台湾清大学生会长当选人得票723张,得票率4.53%,总投票率7%。台湾师大学生会长得票率3.17%,总投票率3.98%。台大学代选举的总投票率6%,九成以上系所是同额竞选。

  

  台湾人已经不是四年前的台湾人了,曾经靠这帮职业学生上台的民进党,如果还想靠这帮人搞事情,早晚要把自己玩死!

  声明:本文为“台湾包袱铺”团队投稿作品,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与中国台湾网无关。

[责任编辑:高旭]

相关内容

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

关于我们|本网动态|转载申请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法律顾问|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6-10-53610172

网站地图